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沙龙 > 随笔感悟 >
关于建立农民工维权机制的思考
www.bazhongpeace.gov.cn 】 【 2019-08-23 09:00:02 】 【 来源:巴中长安网 】

  关于建立农民工维权机制的思考

  

  ——吴志成、杨春芳 巴中市巴州区法律援助中心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会选择更广阔的天地,走向更宽广的舞台。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建设队伍中的主力军,为我国基础建设和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农民工问题日渐突出,特别是欠薪现象普遍发生。农民工维权难的问题一直得不到有效解决,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维护,由此滋生的社会问题严重影响了我国社会和谐稳定。法律援助机构作为政府设立的维权部门,一直是帮助农民工维权的主力军,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农民工合法权益。但每年农民工欠薪现象总是屡禁不止,前清后欠现象仍较为普遍。农民工发生工伤事故索赔程序复杂,时间长导致效率低等问题比较突出。如何做好农民工维权工作已经成为当前农民工工作的首要任务。

  

  一、巴州区农民工维权现状

  

  (一)积极开展农民工维权法律援助专项行动,降低法律援助申请门槛

  

  长期以来,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民工工作,2018年10月,彭清华书记率四川党政代表团到广东考察学习期间,专门召开广东省川籍农民工工作座谈会,明确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和工会组织要大力抓好维权保障服务,加强农民工工资清欠工作,建立健全农民工维权‘绿色通道’使农民工各项权益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2018年11月5日,刘志诚厅长在学习贯彻全省机构改革会议精神推进法治四川建设视频会上特别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始终把农民工讨薪维权作为全省法律援助的重中之重”。根据上级指示,巴州区法律援助中心在每年的岁末年初,都会集中开展农民工讨薪法律援助专项活动,通过开展专项宣传、开通绿色通道、简化受理程序、加强部门联动、强化监督管理等举措,在全社会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氛围,使专项活动取得实效。自2016年以来,全区共开展专项宣传活动100余场次,发放宣传资料170000余份,提供法律咨询30000余人次。对农民工欠薪和工伤索赔法律援助申请一律不进行经济困难审查,并逐步降低农民工对其他法律援助事项申请的门槛。近三年来,巴州区法律援助中心共办理农民工案件近500件,其中涉及欠薪案件260余件,工伤赔偿案件30余件,提供劳务受害案件50余件,道路交通受害索赔60余件,婚姻家庭等其他案件近100件。

  

  (二)近三年农民工讨薪案件发展趋势

  

  2016年,巴州区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303件,其中民事案件239件,涉及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案件25件,农民工讨薪援助案件占全年受理的民事援助案件的10%;2017年,巴州区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367件,其中民事案件269件,涉及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案件69件,农民工讨薪援助案件占全年受理的民事援助案件的26%;2018年,巴州区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641件,其中民事案件273件,涉及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案件171件,农民工讨薪援助案件占全年受理的民事援助案件的63%。其中,两赴甘肃历经两年为170余名巴中籍民工追回近250万元劳动报酬案被省司法厅列为十大民工维权典型案例之一,被司法部网站转发。截至2019年5月底,巴州区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298件,其中民事案件144件,涉及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案件103件,农民工讨薪援助案件占全年受理的民事援助案件的72%。由此可见,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纠纷呈逐年上升趋势,矛盾突出,且愈演愈烈。虽然我区有法律援助机构提供维权服务,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农民工合法权益,但欠薪问题的根源没有得到解决,欠薪现象仍较为普遍。

  

  (三)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承办农民工维权援助案件情况

  

  目前,全区共有社会律师52名、援助律师7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54名,根据刑事案件审判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需要,社会执业律师要承担全区刑事指定辩护绝大部分案件办理,农民工讨薪援助案件主要就只能指派给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办理。而54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中有15名系公职人员,本身兼顾办理援助案件的时间就很少,因此,实际办理民事援助案件的工作者不足40人。加上其他类型援助案件多,案件办理程序复杂,群体性农民工讨薪案件多、人数庞大等多方原因,农民工援助案件承办人员压力大。全区执业律师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人数几乎对等,然而,三年来在近500件的农民工案件中,70%以上的案件系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承办,律师参与办理民工维权的案件总数却与人数比例不对等。究其原因,一方面,律师平时的案源比一般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要多,不太愿意接受法律援助案件的指派;另一方面,诸如民工工伤索赔案件往往程序复杂,耗时长,办事效率不高,也是他们不愿办理类似案件的原因;另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法律援助办案补贴低,对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积极性有影响。因此,需从思想上、机制上、待遇上提高所有法律服务人员办理民工维权案件的积极性。

  

  二、农民工维权难的原因分析

  

  (一)农民工法律意识和维权能力欠缺。农民工本身学历有限,对法律知识了解较少,在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不懂得利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往往都是一味地忍受或者采取其他极端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不但不能有效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往往还让自己走上违法犯罪道路,对社会和谐稳定也造成不良影响。同时,由于农民工法律意识不强,发生问题时不懂得收集和保全证据,增加了维权工作的难度。

  

  (二)取证困难,法律操作性差。很多工程被挂靠承包、违法分包、层层转包,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纠纷后,不好追究责任主体;务工期间和工程结束没有结算凭证,或者结算凭证上有瑕疵,内容不完整,导致立案或诉讼中有争议;农民工无法提供被告(自然人)具体的身份信息,导致立案受阻;被告户籍所在地或经常居住地与合同履行地不一致,但农民工以便利为由,坚持选择在合同履行地起诉,给当地律师办案提取被告身份信息增加了成本和难度。此外,繁琐复杂的程序和取证难度,对于普通的劳动者来讲,维权门槛无疑太高了,农民工的维权脚步很难迈入。

  

  (三)程序复杂,民工遭遇工伤难以及时获得赔偿

  

  根据我国现有的法律及相关规定,当民工遭遇工伤事故索赔时,程序比较复杂,被拖上一、两年都很正常。是否属于工伤,首先要确认受伤的人与用工单位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然而,很多用工单位在出事前都没有与劳动者签订用工合同,事后要求用工单位在劳动关系确认表上签字盖章时,用工单位十有八九都是拒签。于是,仅确认劳动关系这一环节常常就需要历经仲裁、一审、二审。单就这些程序走完,可能就要花费一年以上的时间。这个程序走完,后面的索赔可能还要花上一段时间。在我们受理的一件工伤索赔案件中,一公司长期聘用负责保洁的女工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受重伤,交警部门认定该女工不承担责任。在主张工伤赔偿时,该公司认为,他们没有与女工签劳动合同,不认可与女工存在劳动关系。援助人员收集了大量女工与该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后申请了仲裁,仲裁部门认定了女工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但是,公司却利用法律的相关规定,故意拖延。对仲裁提起诉讼,一审法院支持仲裁裁决后,公司又恶意提起上诉。等终审判决下来时,受伤女工已经带着遗恨离开人世。

  

  (三)法院“执行难”,维权实际成效低。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诉讼维权时间长,时常还会遇到狡猾的包工头,钻法律的空子。有的不给工资欠条,致使无法直接起诉,有的故意遁身,致使人民法院无法送达法律文书,诉讼程序很难再进行。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诉讼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拿到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然而,欠薪者无力支付的现实问题,即使农民工赢了官司,也只是拿到了一纸文书。法律的威慑力不是无限大,尤其是遭遇维权成本高、维权难度大以及“执行难”等之后,法律的正义力量就会削减,恶意欠薪反而又会猖獗起来。

  

  三、建立农民工维权机制的探讨

  

  (一)加强顶层设计和执法监督,统一执行标准。目前,我国关于处理农民工欠薪问题所依据的法律法规主要有《劳动合同法》、《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工资支付暂行规定》、《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等,但上述法律、法规并没有对欠薪保障、欠薪责任、惩罚手段做出明确规定,缺乏可操作性。按照现行劳动保障法律法规规定,对拖欠工资的企业,人社部门只能责令其支付工资,逾期不支付的,责令按照应付金额的50%以上、1倍以下的标准加付赔偿金。对用人单位经责令改正拒不改正或者拒不执行行政处理决定的,人社部门也仅限于处以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除少数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的案件外,欠薪企业的违法成本过低,难以起到震慑作用。针对当前欠薪法律责任偏低的问题,应尽快加强相关立法,规范企业工资支付行为,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工资支付保障措施上升为法规规定,加大对企业克扣、拖欠工资等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同时,应适时启动修订《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赋予劳动保障监察执法部门一定的行政强制措施,使其有权查询欠薪企业账户等,必要时可予以冻结,增强行政执法强制力。或者针对解决民工薪酬保障问题立一部专门的法律或法规,加大顶层设计力度。工伤赔偿所依据的主要是《工伤保险条例》,该条例在工伤待遇方面的规定,尤其是在标准适用方面,除工亡补助金全国统一标准外,其他方面的标准规定弹性太大。这样,在实际操作当中,外地农民工在某些省份发生工伤事故,不能获得足够的赔偿。譬如,计算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时,确定劳动者本人工资标准非常重要。现实当中,建筑领域的民工一般实行的计件工资报酬,平均每月下来可能在六千元左右,个别的情况也有收入近万元的。但是,由于他们没有固定的工资发放标准,在发生工伤事故后,需要支付一次性工伤补助金时,用人单位或者社保部门经常采取就低不就高的原则来确定劳动者本人工资。事发前,有的用人单位为了少交费,本就没有按照工人工资足额缴纳,事发后,再以缴费工资确定本人工资,自然就低了。虽说有法律规定的救济途径,但一是费时,二是由于工资发放不规范,往往难以举证。更有甚者,有的用人单位根本就没有为工人缴纳社保费用,便以当地公布的最低保障工资水平标准来确定劳动者的本人工资。由此,给受工伤的工人造成的损失是比较大的。因此,建议统一制定适用标准,一边操作和保护受伤民工的合法权益。

  

  (二)加强部门联动和协作机制。要彻底解决农民工维权问题,不是哪一个部门就能解决的。必须依靠各相关单位各司其职、通力协作,形成一条事前预防、事中监控、事发处置的处理机制,才能从根源上杜绝欠薪问题。住建部门应当发挥职能,依法规范建筑工程施工承、发包活动,保证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有效遏制违法发包、转包、违法分包及挂靠等违法行为,维护建筑市场秩序和建设工程主要参与方的合法权益;人社部门要全面推行劳动用工实名制管理,督促用人单位与招用的农民工依法签订劳动合同,建立职工名册,由建筑总承包商直接向本工程民工打卡发放薪酬;全面落实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推行银行保函等第三方担保制度;规范工资保证金收缴、使用、退还办法,实现及时收缴,按时退回;全面强化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切实做到事先监督,将欠薪消灭于萌芽状态;进一步畅通农民工欠薪举报投诉渠道,健全劳动保障监察举报投诉案件联动处理机制。司法行政部门要进一步加强农民工维权法治宣传,不断提高农民工的法治意识;法律援助机构要进一步畅通农民工维权援助渠道,针对民工讨薪和工伤案件,援助机构要坚持应援尽援、应援优援的原则为申请援助的农民工开通一条维权绿色通道,简化援助申办流程,帮助他们维权。

  

  (三)建立民工维权长效机制,强化农民工维权机构建设。将民工维权工作纳入党委政府为民办实事的民生工程,从组织建设、队伍建设、后勤保障、绩效考核等方面入手,成立专业的、专门的农民工维权中心。从公安、人社、住建、司法等相关部门抽调专业人员组成农民工维权服务大队,为农民工维权各环节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建立农民工维权援助法律人才库,吸纳从业多年、业务精炼的办案能手,调解专家。以普遍设立公职律师、公司律师为契机,探索法律援助队伍专业化、职业化发展模式,培养一批擅长办理农民工维权法律援助案件的专业人员。开展农民工维权讨薪办案技巧、经验交流与培训。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基层法律工作者协会应该定期开展农民工维权讨薪办案技巧的交流和培训活动,通过相互交流、相互学习,提高农民工维权案件的办案能力,最大限度的维护民工的合法权益。

  

  筑梦中国,农民工是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他们好了,我们的社会就更好。关注民生,关爱民工。他们的薪酬不被拖欠,他们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是公平正义的体现,全社会责无旁贷。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深入领会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为农民工把政策落实好,为农民工把权益维护好,为农民工把美好愿望实现好!

  

  吴志成  杨春芳


编辑:余雪连

巴中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28)83282325 |

蜀ICP备18019757号-1 巴中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地址:中共巴中市委政法委员会 邮编:636000